老而弥坚——英国海军“剑鱼”式鱼雷攻击机简史

2017-10-10    作者:Zero601

点击:
A A

书写传奇——“剑鱼”战记

  二战开始后,“剑鱼”们就开始南征北战,在各个地区抗击纳粹的侵略。在1940年4月11日的挪威战役期间,从“暴怒”号航母起飞的“剑鱼”攻击了两艘德军驱逐舰,虽然没有命中德舰,却成为了历史上首次舰载机攻击军舰的战例。此后,一架进行反潜巡逻的“剑鱼”还击沉了德军的U-64号潜艇,这也是海军航空兵首个航空反潜的战果。

  到了1940年6月,法国在德军的闪电战攻势下迅速投降,但根据法国和德国签署的投降协议,法国海军选择了中立,德军无权指挥尚有可观战斗力的法国海军舰队。但英国人却十分担心法国舰队最终落入德国人手里,于是决定对曾经的盟友先下手为强,制订了代号为“弩炮”的作战计划,派遣由萨默维尔中将指挥的H舰队,强行解除位于法国在阿尔及利亚殖民地的奥兰港中停泊的法军舰队主力的武装。

  在经过谈判后,法国人拒绝将舰队交给英国人,谈判破裂,攻击开始:从“皇家方舟”号航母上起飞的 12 架剑鱼攻击机攻击了在奥兰港中的法国军用港口米尔斯克比尔港内停泊的“布列塔尼”号、“普罗旺斯”号、“敦刻尔克”号和“斯特拉斯堡”号战列舰,其中“布列塔尼”号被击沉,“普罗旺斯”号和“敦刻尔克”号被重创搁浅,后修复回到法国本土的土伦港,而“斯特拉斯堡”则侥幸逃出生天,回到土伦,但最终还是没有逃过在自家中自沉的命运。

“皇家方舟”号航空母舰和她的“剑鱼”鱼雷机,在弩炮行动中重创了法军舰队
“皇家方舟”号航空母舰和她的“剑鱼”鱼雷机,在弩炮行动中重创了法军舰队

  “弩炮”行动虽然是曾经的盟友之间并不光彩的互相残杀,但却让英国人真正意识到了航母和舰载机在海战中具有的强大威力,这也进一步让他们下定决心,以航母舰载机为主力实施皇家海军计划已久的作战行动:奇袭塔兰托港内的意大利海军舰队主力。

奇袭塔兰托——开启海战新时代

  塔兰托位于意大利的东南部,早在公元前8世纪,这里就被希腊人所占领,随后凭借独特的地理优势迅速成为发达的贸易港口。到了1860年,塔兰托被意大利王国所吞并,从此成为了意大利最大也最为重要的海军基地。

  二战爆发后不久,意大利军队就在墨索里尼的指示下,开始对驻扎在利比亚的英军发动大规模进攻。当时的意大利和英国军队,都必须依托从本土送来的补给作战,但和离得近的意大利人相比,英军得从直布罗陀装运物资运往埃及,在这段航路上极其容易遭到意大利海空军的截击,英国人的海上补给线受到了严重威胁,而排除这一威胁的办法,就是重创意大利海军主力舰队。当时的意大利海军主力以塔兰托作为母港,常驻有战列舰5艘,重巡洋舰7艘,轻巡洋舰2艘,驱逐舰8艘,此外还有其他大量辅助舰艇,实力颇为壮观。

驻扎在塔兰托港的意大利舰队,实力颇为强大,严重威胁到了英军海上补给线的安全
驻扎在塔兰托港的意大利舰队,实力颇为强大,严重威胁到了英军海上补给线的安全

  英军在战前就派遣远程侦察机对塔兰托港进行航空侦察,通过判读侦察机拍摄的照片,英军发现,意大利人在塔兰托港的四周部署了超过300门高射炮,辅以探照灯进行支援,港口内每隔270米就部署有一个阻碍敌机低空飞行的拦阻气球,军舰泊位还设有防雷网,如果有敌军潜艇或者鱼雷机接近发射鱼雷,大概率会撞在防雷网上,保护了军舰的安全,防御可谓是滴水不漏。

  此时,由英军舰队司令官安德鲁·布朗·坎宁安上将指挥的英军舰队和海军航空兵的兵力却少得可怜:仅有2艘航母和30架“剑鱼”鱼雷机,而且这些飞行员还很缺乏海上飞行的经验。在1935年英国海航恢复组建之前,英国皇家空军以“成立统一空军”的理由,把海军航空兵的2500架飞机和55000人全部吞并,相当一部分熟悉海上飞行经验的年轻军官被迫离开了海军。不过与英国海航窘迫的境况相比,意大利人更惨,因为他们根本没有海军航空兵。

安德鲁·布朗·坎宁安上将(Andrew Browne Cunningham,1883-1963),作为英军地中海舰队总司令的他在1940年奇袭塔兰托和1941年的马塔潘角海战中两度重创意大利舰队,是一位十分优秀的海军舰队指挥官
安德鲁·布朗·坎宁安上将(Andrew Browne Cunningham,1883-1963),作为英军地中海舰队总司令的他在1940年奇袭塔兰托和1941年的马塔潘角海战中两度重创意大利舰队,是一位十分优秀的海军舰队指挥官

  坎宁安上将和英军舰队航空司令利斯特少将根据航空侦察的结果对作战计划进行了修订,最终决定由“光辉”号和“鹰”号航母组成突击部队的主力,由巡洋舰和驱逐舰各4艘组成护卫舰队,以30架“剑鱼”组成主要突击力量,在夜间突袭塔兰托军港。

  在确定攻击日期时,坎宁安选择了10月21日这个颇具历史意味的日子:在1805年的10月21日,由英国海军的名将纳尔逊率领的皇家海军主力舰队在特拉法尔加海战中一举击败法国海军,确立了英国的海上霸主地位,并让这地位保持了一个世纪之久,而纳尔逊将军也在此役中以身殉国。坎宁安对利斯特少将说:“攻击日期:10月21日。这一天是英国海军的光荣和骄傲,也许,会给我们带来好运。”

  然而,好运却没有那么容易到来,在发起攻击前发生的一连串事故,差点让奇袭塔兰托的计划被迫取消:舰上的一名地勤人员在为“剑鱼”加装60加仑的副油箱时,由于连轴转的紧张改造作业,过于疲劳而不慎滑倒,手中的螺丝刀擦碰了驾驶舱内的通电电路接头,火花点燃了油箱中没有排干净的汽油,瞬间让甲板陷入火海之中。在舰上消防损管人员的紧急抢救下,大火终于被扑灭,但2架剑鱼被完全烧毁,另外还有5架剑鱼被消防用的海水浸湿。考察完“光辉”的伤情,回到自己的旗舰“厌战”号战列舰上的坎宁安将军陷入焦虑:原定的30架攻击机现在只剩下了23架。

  正所谓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在“光辉”号的着火事故后不久,另外那艘已经拥有22年舰龄的老旧航母“鹰”号由于训练强度过大,燃油管道发生严重的破损,必须返回本土入坞大修。“鹰”号的离去意味着攻击力量瞬间减少了一半。这还怎么打?坎宁安一度到了陷入崩溃的边缘。但在“光辉”号地勤人员的努力下,他们将舰上损毁的剑鱼推入海中,用了2天时间将“鹰”号的部分舰载机转移到了“光辉”号上,最终让“光辉”搭载了24架剑鱼,但攻击力量也比原来减少了五分之一。

  即使如此,坎宁安将军还是坐在他的旗舰“厌战”号上,于11月6日率领着突击部队从亚历山大港出发了。但他依然忧心忡忡:万一意大利人起飞飞机进行侦察,发现了他们的意图,提前从空中发起攻击怎么办?果然,到了11月8日中午,意大利空军的8架S-79“食雀鹰”轰炸机前来攻击坎宁安的舰队,8架“剑鱼”作为战斗机迎敌,在空战中击落2架“食雀鹰”。见势不妙的意大利机群赶紧跑路了。此后,意大利人的飞机再也没有出现过,因为空军认为,在地中海上的战斗,应该由海军自己去解决。

  1940年11月11日中午,又出现了意外的情况:3架驱赶意军侦察机的剑鱼在着舰时因为发动机故障先后坠海损失。经过调查发现是舰上的一个航空油库受到污染混入杂质,导致飞机发动机空中停车。坎宁安立即命令舰上的剑鱼将燃油全部排干,换成另外一个油库的燃油,这才避免了一场灾难性的事故。但此时也只剩下21架剑鱼了。

  在经过一系列的波折之后,坎宁安的舰队终于到达了塔兰托港外海,侦察机为其发来了最后的确认情报:港内意大利舰队没有离港迹象,而且又有1艘战列舰驶入港内!这对坎宁安和他的突击舰队来说无疑是极大的喜讯。

  当地时间20时45分,攻击行动开始。由第815攻击机中队的12架剑鱼(感谢 @Eyncourt 的指正,12架剑鱼中8架来自815中队,2架来自813中队,2架来自824中队)组成了第一攻击波:一架接一架的剑鱼带着航空鱼雷和炸弹,在“光辉”号航母的飞行甲板上滑跑起飞,直奔170海里外的塔兰托军港。在第一波飞机中,6架飞机挂载545公斤鱼雷,4架各挂6枚112公斤炸弹,还有2架各少挂2枚炸弹,加挂16枚照明弹,为攻击队照亮目标。

  23时02分,攻击机群到达塔兰托港,由攻击队指挥官威廉森少校驾驶的领队机首开战果,对着港内停泊的“加富尔伯爵”号战列舰投下了鱼雷,并成功命中。但他的座机在准备右转爬升退出战场时,不幸被意军防空炮火击落。另一个攻击分队投下的鱼雷有2枚击中“利托里奥”号战列舰的舰艏右舷和舰艉左舷。

在塔兰托港内对意大利海军战列舰发起猛攻的“剑鱼”鱼雷机
在塔兰托港内对意大利海军战列舰发起猛攻的“剑鱼”鱼雷机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
推荐文章
回首页
电脑版 触屏版 网站地图
空军之翼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