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用飞机的鲨鱼嘴传说(下)

2017-02-14    作者:Armstrong

点击:
A A

  今天,鲨鱼嘴涂装甚至使用在了汽车、船舶、摩托车等交通工具以及其他奇奇怪怪的物品上。鲨鱼嘴涂装足以激发出任何物品内在的时尚感与侵略性,至今已有超过100年的历史。一个简单图案尽然获得了如此杰出的成就,并迸发出永恒的吸引力。

  毫无疑问,未来的飞机仍将继续涂着鲨鱼嘴飞翔。

冷战

二战结束后出现的第一代喷气式战斗机仍然传承着鲨鱼嘴传统,驾驶它们的也大多是经验丰富的二战飞行员。图中是一架第61战斗截击机中队的洛克希德F-94B“星火”,一种发展自T-33“流星”教练机的截击机,机头画着夸张的鲨鱼嘴和鲨鱼眼,与战时相比少了一点杀气。

朝鲜战争期间,第51战斗截击机联队第25战斗截击机中队的F-86E 51-2791“我的小屋”号,机头画上了低调的鲨鱼嘴,而且没有眼睛。这架飞机是肯尼思·帕尔默中尉的座机,他在战争中击落了一架米格-15。

画着漂亮鲨鱼嘴的法国空军F-100“超佩刀”。其实F-100的机头进气口并不适合画鲨鱼嘴,不过法国人通过把鲨鱼嘴移到机鼻下方,把鲨鱼眼前移而获得了良好的效果,与F-100鲨鱼外形的机身非常搭配。驻吉布提的04/11中队的所有11架F-100都涂上了这种的鲨鱼嘴。

鲨鱼嘴涂装并不局限于使用在固定翼飞机上,这架UH-1“易洛魁”或“休伊”直升机就涂着一张巨大的鲨鱼嘴,这是越南战场上美国陆军第174攻击直升机连的著名标志。

这架涂着鲨鱼嘴的米-24看起来更像是昆虫而不是鲨鱼,大嘴赋予该机丑陋而贪婪的螳螂模样。

虽然以色列空军的战斗力可能很强,但他们并不擅长设计鲨鱼嘴。这架法国制造的达索MD-450“暴风”战斗机隶属与第113“大黄蜂”中队,机头的鲨鱼嘴看起来不仅比例怪异,而且更像是一个撕裂的空洞。在六日战争期间,第113中队损失了其24架“暴风”中的8架。

VF-21“音速突破者”中队的这些格鲁曼F-11“老虎”机鼻画的应该不是鲨鱼嘴,而是老虎嘴,有着黑色的鼻头和橙黄色嘴巴。无论这张嘴来自什么生物,反正都源自最初的鲨鱼嘴概念。

VF-21中队在1959年被改编成VA-43舰队补充攻击机中队,名称也变成了“挑战者”。虽然中队的名字、番号和任务都被改变,但他们在道格拉斯A-4D“天鹰”上仍沿用了F-11的老虎嘴。图中是1959年一架“挑战者”中队的“天鹰”正降落在“安提耶坦”号航母上。

相关阅读
推荐文章
回首页
电脑版 触屏版 网站地图
空军之翼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