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对珊瑚海大海战的重新解读

2018-05-15    作者:李昭辉

点击:
A A

谨慎的互殴

  接下来的两天相对较为平静。日军立即对瓜达尔卡纳尔岛以南的海域进行了搜索,但一无所获。弗莱彻顺利地来到了南部海域,旨在与克雷斯(Crace)海军少将与菲奇(Fitch)海军少将取得联系,把盟军可用的舰艇都集中到一起。美国陆军航空队在5月6日发现了五藤存知的护航部队,但送交弗莱彻手中的报告却没有提及“祥凤”号航空母舰的存在。高木武雄海军少将的航母打击部队仍在盟军搜索海域中间的某处高速狂奔。与此同时,日军的侦察机已经发现了美澳联军的部队,但由于分属不同的司令部,因此相关情报直到很晚才送达高木海军中将手中,以至于当天已经无法发起攻击了。对日军而言,这种一团乱麻的局面是不可容忍的错误:虽然交战双方普遍都存在通信困难的情况,但不同于盟军需要沟通不同军种、不同国家之间的武装力量,所有的日军参战兵力都属于海军系统,因此理应更好地协同作战。

约翰•格雷戈里•克雷斯(John Gregory Crace)海军少将,澳大利亚人,他指挥一支美澳巡洋舰-驱逐舰混编舰队加入了以“列克星敦”号为核心的第11特混舰队并参加了珊瑚海海战
约翰•格雷戈里•克雷斯(John Gregory Crace)海军少将,澳大利亚人,他指挥一支美澳巡洋舰-驱逐舰混编舰队加入了以“列克星敦”号为核心的第11特混舰队并参加了珊瑚海海战

  5月7日,弗莱彻让油船“尼奥肖”号返航,并派出驱逐舰“西姆斯”号为其护航。不久,弗莱彻又派克雷斯海军少将率领“澳大利亚”号、“芝加哥”号和“霍巴特”号巡洋舰与3艘驱逐舰封锁约马尔德水道(Jomard Passage)的南部出口。这一决策同样饱受批评。虽然弗莱彻此举确实削弱了其航空母舰的外围防御屏障,但削弱得并不严重,他仍然拥有足够的水面舰艇来掩护航空母舰,而且美军的防空火力强度并未有太大的下降,因为无论是“澳大利亚”号还是“霍巴特”号都没有安装足够多的防空武器。当然了,这也暗示美军这支巡洋舰-驱逐舰混编舰队在空袭面前是较为脆弱的,不过事实上这支美澳联军舰队遭受过日军陆基空中力量的重击(外加3架B-17轰炸机的误炸!),但却毫发无损(一枚炸弹也没有命中)。尽管弗莱彻派出去的那些军舰逊于它们将要在水面战中迎战的敌军,但日军却在夜战中受到了不小的阻碍,因为它们缺少驱逐舰——仅有的1艘驱逐舰要用来保护航母),而且日军在白天战斗中的胆怯避战将使克雷斯能够长时间地拖住它们。

红圈处为约马尔德水道的位置
红圈处为约马尔德水道的位置

  日军自身现在面临着一个问题:在附近有2艘美军航空母舰存在的情况下,入侵莫尔兹比港的行动是不可能顺利推进的。单单是盟军的陆基空中力量就已经对日军的运兵船构成了巨大的威胁,因此除非盟军的机场被压制,否则日军不会开展登陆作战。莫尔兹比港已经遭到来自拉包尔和莱城的日军空中力量的不断袭击,但仍然没有被完全压制。在与美军航母交锋之前,高木武雄不可能倾其全力去攻打敌人的机场。无独有偶,除非美军的航母被打掉,否则五藤存知也不可能掌握制海权。“祥凤”号轻型航空母舰只能搭载12架战斗机(其中有4架还是九六式舰载战斗机),外加6至9架九七式舰载攻击机作为打击力量。这点兵力对付克雷斯和盟军的陆基空中力量也许是足够的,但对付美军的2艘航母则远远不够。因此,日军的一切作战行动只能在压制了美军的舰载航空兵后才能开展。

第6战队司令官五藤存知海军少将,在埃斯佩兰斯角之战中毙命,死后追晋海军中将
第6战队司令官五藤存知海军少将,在埃斯佩兰斯角之战中毙命,死后追晋海军中将

踉踉跄跄地走向毁灭

  对日美两军而言,1942年5月7日这天是充斥着各种失误的一天。弗莱彻和高木的航母部队现在已经开始依赖舰载机展开侦察。当日军在早上的搜索中发现了油船“尼奥肖”号和驱逐舰“霍姆斯”号,并夸大地把它们报告为1艘航空母舰和1艘重巡洋舰时,战斗便开始了。日军立即全力发起进攻,但却发现找错了目标。于是,日军打击机群离开了这一海域,却未发现更值得攻击的目标,因为美军特混舰队主力已经不在周围了。在这种情况下,日军飞机要么把炸弹扔到海里,要么扔到之前发现的那2艘美国船上——它们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西姆斯”号很快就被击沉了,“尼奥肖”号遭受了反复攻击并被船员弃船。这艘油船最终于4天后由另一艘美军驱逐舰击沉,同时救起了幸存的船员。

  美军的侦察力量也犯了类似的错误,他们把日军2艘轻巡洋舰、2艘扫海艇及它们护航的“神川丸”号水上飞机母舰(这支舰队是在德博因群岛外海被发现的,它们当时正在该地设立一处水上飞机基地)错误地报告成了2艘航空母舰及2艘重巡洋舰!美军也对这支日军部队发起了全力攻击,但最终结果表明美军比日军幸运得多,因为他们在这一海域成功地发现了五藤存知的护航部队,并用连续不断的打击把“祥凤”号航空母舰送到了波涛之下,这也是太平洋战争中日军损失的第一艘大型军舰。

起火燃烧的“尼奥肖”号油船,照片摄于1942年5月7日
起火燃烧的“尼奥肖”号油船,照片摄于1942年5月7日

  当天战斗中的第三个错误,也是最后一个错误是由日军犯下的。日军第5航空战队司令官原忠一海军少将在下午晚些时候派出飞机进行了搜索。他知道,这些飞机在天黑之前是无法返回母舰的,因此他没有派战斗机护航,因为日军的零式战斗机没有侧向仪,天黑后无法返回母舰。日军的搜索队在恶劣的天气下并未发现目标,因此它们扔掉弹药并调头返航。日军飞机上的高频无线电侧向仪相比于美军飞机采用的甚高频无线电侧向仪有一个优点,即能够“超地平线”工作,故飞行高度很低的飞机也能使用。相比之下,美军飞机必需爬升到较高的高度才能确定远方航母的位置,这自然会额外消耗一些燃料——对一架在开阔水域迷航的飞机而言,这些燃料可是非常宝贵的。尽管如此,在1942年5月7日这个特殊的夜晚,日军却处于一种非常不利的地位:日军飞机上的侧向仪与美军“约克城”号航空母舰上的战斗机导引系统工作在同一频率上,于是,日军飞行员跟着信号一路飞到了美军特混舰队上空!美军的雷达捕捉到了这些日机,一小队“野猫”战斗机拦截了9架无武装的九七式舰载攻击机并将它们悉数击落。另一队日军飞机当时已经围着“约克城”号开始盘旋并进入降落程序了,可当它们发出识别信号后,迎接它们的却是一顿猛烈的防空炮火,日机旋即意识到了它们所犯的错误。后来,这些日机终于返回了自己的母舰——当时日军航母可谓是一片灯火通明,以方便己方的舰载机返航,全然不顾当时美军特混舰队离自己只有不到100英里(约160千米)的距离。在强大的敌人面前开展这种大胆的回收活动可以说是有几分胆色的,相比之下,2年后美军航母编队开展的一次类似的开灯回收活动则受到了大肆吹捧(译者注:这里的“2年后”指的是1944年6月20日的马里亚纳海战中,美军航母编队指挥官马克•米切尔中将为便于飞行员在黑暗中降落而让航空母舰打开了助降灯。实际上所编译的这篇文章的原文作者认为日军开灯的勇气甚于美军,因为此时日军面对着强大的对手,而美军在马里亚纳海战时则拥有绝对的优势)。

“瑞鹤”号航空母舰上的勤务人员正在飞行甲板上维护飞机,照片摄于1942年5月5日
“瑞鹤”号航空母舰上的勤务人员正在飞行甲板上维护飞机,照片摄于1942年5月5日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
推荐文章
回首页
电脑版 触屏版 网站地图
空军之翼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