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啃的狼堡——盟军轰炸德军潜艇洞库之战

2018-06-10    作者:李昭辉

点击:
A A

极低的摧毁率

  1943年是决定性的一年。在此之前,由于陆基飞机的航程限制,导致北大西洋中部存在一片致命的“中间空白地带”。护航航空母舰的出现弥补了这一缺陷。1943年第二季度,德军损失了73艘U艇,却只击沉了120艘盟军舰船,而且德军的潜艇损失数超过了产量。其结果就是,横跨北大西洋航线的滚滚船流不断扩大,最终为1944年6月的诺曼底登陆铺平了道路。

  尽管如此,盟军对德军潜艇的杀伤率仍较低,主要是因为U艇非常难以发现。在了解了德军U艇的洞库位置后,英国皇家空军在1942年初轰炸了位于法国的这些掩体,但由于效果不明显而很快失去了对此类行动的兴趣。与此同时,U型潜艇洞库的建设工作则进展迅速。

位于法国马赛港的潜艇基地,照片摄于它们遭受美国陆军航空队的B-17轰炸之前
位于法国马赛港的潜艇基地,照片摄于它们遭受美国陆军航空队的B-17轰炸之前

  潜艇洞库是第三帝国最重视的建筑工程之一。早在1940年的“不列颠之战”结束之前,纳粹德国就在汉堡(Hamburg)和赫尔戈兰岛(Heligoland)开始了潜艇洞库的施工工作。德国人曾通过有条不紊地设计了四种结构类型的潜艇洞库来保存他们的“海狼”:能够锁起来的覆盖遮蔽设施,可以保护上浮或下沉状态的潜艇;用于保护U艇组装船坞的掩体;用于停放建造完毕的潜艇或安装设备的“装配”掩体;以及最著名的、用于停放部署和修理中的潜艇的洞库(submarine pens)。

  大多数德军潜艇洞库位于波尔多、布雷斯特、拉帕利斯、洛里昂和圣纳泽尔等地的法国海岸。建造这些洞库总共消耗了约570万立方码(约435.8万立方米)的混凝土。建筑工作大部分是在1942年完成的,直到1944年盟军占领法国北部时,仍有一些设施未完工。

  德军的潜艇洞库是些庞大的建筑物,一般来说,常规轰炸很难对它们产生影响。以圣纳泽尔的洞库为例,其墙壁厚11英尺(约3.35米),顶部厚16英尺(约4.88米)。德国工程师通过计算得出结论说,洞库的顶部可以承受7000磅(约3.2吨)重的炸弹的破坏——这种炸弹比美军飞机通常所能挂载的炸弹要重得多。

  纳粹德国著名的建筑工程机构托德组织(Todt Organization)在圣纳泽尔建造了14座潜艇洞库,在洛里昂建造了20座,这些洞库主要在1943年完工。有些洞库的规模大得惊人:经测量,圣纳泽尔的洞库基地面积为455英尺×945英尺(约4万平方米),高度也达到了58英尺(约17.68米)。1941年2月,位于洛里昂附近的克诺曼(Keroman)洞库设施开工建造,尽管英军的轰炸行动导致200名工人死亡,但三座洞库中的首个还是在当年8月份开始接受U艇进驻。

标记有序号“①”的就是汉堡港疑似U艇洞库的目标
标记有序号“①”的就是汉堡港疑似U艇洞库的目标

  对在北冰洋地区作战的第三帝国海军而言,挪威境内有U艇基地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但预期要建成的洞库最终却成为了泡影。位于卑尔根和特隆赫姆的洞库设施始建于1941年,不过由于天气恶劣和重型设备短缺,这些洞库在远未完工的情况下便被废弃了。

  空权理论家信奉的一条箴言是,任何值得轰炸的目标都值得保卫。洛里昂恰好就符合这条箴言:该地被20个海军防空高炮阵地包围着,另有5个较小的高炮阵地部署在较远的地方。

  美国陆军航空队在1942年10月建立了专门的反潜司令部。陆军航空队的反潜作战协调员罗素准将(Brig. Gen. C. W. Russell)赞成攻击U艇的生产设施和作战基地,而不是模仿英国皇家空军海防总队在海上寻歼潜艇的策略。罗素的意见似乎有一定价值——英国皇家空军早就放弃了昼间轰炸行动,因为这样做的代价太高,不过采取夜间轰炸行动又会不可避免地降低准确性。然而,美国陆军航空队坚信要开展昼间精确轰炸,这似乎在对抗诸如U艇掩体一类的目标时是合理的,其合理程度与英国皇家空军坚持轰炸城市中心目标不相上下。躲在大后方的政治掮客们接受了罗素和其他人提出的作战建议。

  轰炸潜艇洞库还有实际的好处。德军潜艇基地所在的比斯开湾距离位于英国的美军陆航基地很近,伦敦至圣纳泽尔的距离为300英里(约480千米),到布雷斯特的距离就更短了。整个飞行过程都是在海上,从而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德国空军截击机的骚扰——这是一个不小的问题,因为到比斯开湾各个港口的距离远远超出了皇家空军“喷火”式战斗机的护航距离,而且也超过了P-47的护航距离(“雷电”直到1943年中期才投入使用)。

比斯开湾的德军潜艇基地与盟军反潜飞机的猎杀航线
比斯开湾的德军潜艇基地与盟军反潜飞机的猎杀航线

  1942年10月,美国陆军第8航空队收到了一份新的重点轰炸目标清单。排在清单首位的是潜艇基地,甚至比德国工业还靠前,这无疑是同盟国方面为了努力支援大西洋之战而做出的决定,因为就在这个月,纳粹德国潜艇部队司令卡尔•邓尼茨将军派往北大西洋和北极地区的105艘U艇击沉了近90艘、共计585000吨商船,而且这只是德军全部战果的一部分。自1942年1月以来,德国U艇已经把779艘商船送到了海底,这还不算同盟国方面其他因海上破交和水雷而造成的损失。为了让盟军最终能登陆纳粹占领下的法国,必须确保海上航道的安全。

  饶是如此,盟军的空中力量战略家们并不完全欢迎这一新的优先轰炸事项。他们认为反潜战在本质上是防御性的,应该努力打掉第三帝国的工业生产基地。尽管如此,相关命令还是下达了。1942年10月,德怀特•艾森豪威尔中将对卡尔•“图伊”•斯帕茨少将的担忧做出了反应,他表示针对U艇的战役是赢得战争的基本要求之一。艾森豪威尔甚至将轰炸潜艇基地与“火炬行动”的成功联系了起来,所谓“火炬行动”是指1942年11月盟军登陆法属摩洛哥的作战。

正在遭受盟军飞机攻击的德军U型潜艇
正在遭受盟军飞机攻击的德军U型潜艇

  就核心思想来看,艾森豪威尔是正确的:击败U艇对于“D-日”的最终成功是至关重要的。但是,艾森豪威尔对轰炸大型潜艇洞库的作战效能过于乐观了,这一点也影响了其他指挥官,可惜这最终被证明是错误的。一些资深的空军官兵看出了高层的错误估计。早在1942年10月底,斯帕茨将军就告诉亨利•“哈普”•阿诺德中将说:“这些行动是否会在付出了高昂的代价后才能取得成果还有待观察。加固的潜艇洞库是些很‘硬’的目标,也许是些‘砸不开的坚果’。”斯帕茨将军还尖刻地表示,唯一的希望寄托于对邻近设施造成破坏,这样可能会妨碍德军潜艇的活动。U艇的基础支援设施经常遭到盟军的轰炸,有时甚至是严重的轰炸,但德国人也逐渐被“锻炼”成了紧急抢修方面的大师。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
推荐文章
回首页
电脑版 触屏版 网站地图
空军之翼版权所有